ADI_Amy

知道了神马是“番茄物联网”,但如何利用它你了解了吗?

ADI_Amy 員工 在 2016-1-11 建立的討論區
最後回覆由小爬726於2016-1-15提供

作者:ADI高级主管工程师  Rob O'Reilly

 

 

您需要了解我的第一件事是我不喜欢番茄。我喜爱MEMS传感器、曲棍球和摇滚乐,而不是番茄。 但身为爱尔兰圣伯纳式的利他类型,最近我被劝说参与了一个新项目,叫做“番茄物联网”。这个项目侧重于烹饪和科学。

 

神马是“番茄物联网”,点击→“番茄互联网”是个什么鬼?不知道的该进来涨涨姿势啦

QQ截图20160111174858.png

烹饪目标是用当地农民的浆果来制作番茄酱,这是由一家在马尔登的名为Heritage Truck Catering的机构制作的。科学目标则是利用传感器和数据让当地的农民、分销商、零售商和厨师弄明白当地番茄为何美味、丰产,能够匹敌并战胜那些从没有水、没有土壤、社会或环境可疑之地进口的糟糕番茄。

QQ截图20160111174904.png

我们第一次外出活动是去Stock Pot Malden——Heritage餐饮车及烹饪大厨共用的厨房。同事JP OConnor和我一起,测定了每一个从当地农场买来的番茄的化学特性,并帮助他们做番茄酱。这些纯种番茄的外观就像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情色艺术和条纹翼龙的混合产物(从技术上来说,我认为纯种基因纯正,只能是其中一者)。工作了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得到少得可怜的几个番茄作为报酬,我在我的番茄上弄了巧克力,JP和我为此还争了起来……

QQ截图20160111174910.png

首先,我们只使用传统的破坏性技术,例如PH计和折射计。要做出最好的番茄酱,需要称量番茄、切开、取汁,并测量他们的含糖量(果糖、蔗糖、葡萄糖),以及酸度、盐度和导电性(代表含水量)。这些测量结果来自于番茄片、将番茄(去除水分和籽的果肉分离物)磨碎的“纯番茄泥”,以及Heritage厨师为了达到特殊的口味,把“纯番茄泥”做成”混合番茄泥“的12种混合物。 最终的配方需要大约三分之一的纯种番茄、三分之一的田间番茄和三分之一的梨形番茄。

QQ截图20160111174916.png

也许我不喜欢番茄,但我热爱数据,第一次在马尔登获得的这些相对可信的众多数据让我希望获得更多(数据而不是番茄)。

QQ截图20160111174923.png

当我们受邀参加在波士顿新落成的公共市场举行的波士顿番茄比赛时,JP和我相视苦笑,我知道我们落入数据天堂。 我们花了一整天来分析130个不同的番茄,从最微型的樱桃番茄到您的脑袋般大小的巨型番茄。 届时,我们可引入最新的、非破坏性的光学技术,测定这些番茄的特性。 通过让评委的口味评分标准与我们的测量结果建立关联,我们可以证明还是有办法让评委疯狂的。 我们保证不透露这个事实:评委们口味评分中最有力的因素就是含盐量……呃

 

在第三次“番茄物联网”外出之行上, ADI在波士顿Copley Place举行的“让我们谈谈美食吧”活动上占有一席之地。 我们被团团围住一整天,尽管天气寒冷,每次我们都在演示中展示了当地的温度和湿度。这次不再关注数据采集,而是更多地展现科学、农业和食品之间融合的力量。

QQ截图20160111174931.png

Heritage的厨师David带来了我们之前设计的全新Heritage番茄酱供大家品尝,该番茄酱由Jim Ward种植的美丽番茄制成,他是Sharon的Ward’s Berry Farm的负责人,也在现场。

 

我跟JP向大家展示传感器如何实时捕捉农场的湿度、温度和光照数据,如何通过我们专用的Fenway平台来汇集数据,并发送到云端服务器,根据数据分析采取更好的农艺措施,让番茄保持原有的纯正美味。很多人都好奇,他们如此热爱的番茄酱,科技在保持其美味方面有何推动作用。其他人则只是尽情享用。 大量的游客犹如我失散多年的亲人,并不在意是否能尝上一口番茄酱,却想了解“番茄网络”是如何运作的。

QQ截图20160111174938.png

我的农夫搭档Jim Ward,还有我的厨师同事Chef David,决心把我从一个数据发烧友转变成享乐主义的番茄爱好者。也许会是这样,但在内心深处,我知道我在慢慢地引导他们进入我的数据世界,就如他们引导我进入他们的番茄世界那样。

 

全新番茄酱已经推出,JP和我都热爱番茄酱。ADI与农场的番茄,还有厨师的烹饪技巧都功不可没。毕竟我已经开始喜欢番茄了。

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