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I_Amy

如何从一名“极限飞盘”爱好者华丽转变为ADI院士

ADI_Amy 員工 在 2016-5-6 建立的討論區
最後回覆由Yuxiong於2016-9-15提供

作者:Lallison

 

 

一个新的“无线电架构与设计”博客系列将于近期在技术支持论坛登场,该博客将由一支宽带射频收发器专家团队撰写。

 

ADI Fellow(院士)Tony Montalvo将贡献新系列的首篇文章,分享其有关“无线电架构与设计”的技术和应用知识,让您一睹“幕后的秘密”。我有幸采访到Tony,得以深入了解有关这个新博客系列和射频收发器的一些信息,以及他如何从一名“极限飞盘”爱好者变成一位受到高度认可的ADI创新者。

640.webp.jpg Tony Montalvo  

 

 

我知道您是ADI研究员,这相当了不起。成为一名研究员意味着什么?

Tony Montalvo:在9000名员工中,研究员大约有30位,所以被任命为研究员是巨大的荣耀。看到我的名字忝列其中,我感到羞愧,因为有些研究员是这个行业的开创者,甚至是不折不扣的权威人士。核心标准是创新和影响力。也就是说,创新必须有影响力,而衡量影响力的最简单指标是收益。

 

 

能否谈谈这个新的博客系列?

Tony Montalvo:我们的产品给传统上采用分立器件的应用带来了一些非常复杂的技术。我认为客户可能有兴趣了解我们的无线电理念,我们是如何做到的,帷幕后面隐藏了哪些秘密。

 

 

什么激励您成为一名工程师? 

Tony Montalvo:我没有“六岁时就把电视大卸八块”的故事。很长时间我都是漫无目的,直到某种东西紧紧地抓住了我。小时候,我沉迷于滑板运动和朋克摇滚乐。在大学里(新奥尔良市罗耀拉大学),我学的是物理学,所以我对科技有一定的偏好。大学毕业后,我去了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因为我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事可以做。在固态物理学方面,我可能是一个缺乏灵感的学生;但对于“极限飞盘”,我却是一个能力十足的玩家。

 

最终,一堂电路课改变了一切。Yannis Tsividis教授边描述电路边摆动手指,以显示电压如何随时间而改变。比方说,一根手指在反相放大器的输入端摆动,另一根手指在输出端以更大的幅度摆动且不同相。突然之间,一切变得明朗,摆动的手指让我找到了自我。

 

 

请谈谈您研究生毕业之后的经历,以及您是如何加入ADI公司的。

Tony Montalvo:获得电气工程硕士学位之后,我去了旧金山湾区,成为AMD公司的一名闪存设计师。那还是第一代闪存,对于一名崭露头角的模拟电路设计师而言,它不啻为一片沃土。我们得把事情弄明白,例如:如何产生编程和擦除电压才能最大程度地延长存储单元的寿命。这是很有意义的工作,但我意识到,一旦解决了基本问题,剩下的便是重复性工作。四年之后,我离开AMD去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我的博士论文是关于人工神经网络芯片,它能根据实例来学习,“突触”权重存储在浮栅上,其思想与闪存单元相同。成果很棒,工作是有效的,但因为超前于市场需求而没能得到应用。现在,经过差不多20年,神经网络又成为大热门,是Siri等许多语音识别系统的核心技术。

 

获得博士学位之后,我加入了位于北卡罗来纳州三角科技园的爱立信公司,担任射频芯片设计师。此时,我对射频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幸运的是,他们发展得很快,门槛非常低。爱立信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学习体验。我周围是一群无线电专家,我浸淫在知识的海洋中。我的成名之作是一款不需要粗笨的第二中频滤波器的接收器中频芯片。全世界最具经验的一些射频人士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会成功”。然而,它确实成功了,数以百万计的此类芯片被运用于爱立信手机中。我体会到,如果没有人说某个产品“永远也不会成功”,那可能是我还不够努力。

 

虽然我在爱立信学到了很多东西,但很显然,作为IC设计师,我在半导体公司应该会有一个更好的职位。五年后我离开了爱立信,于2000年加入ADI公司。

 

 

我最近了解到,您的办公室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校园里。这是怎么回事呢?

Tony Montalvo:我在罗利开设了ADI办公室。我是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毕业生,并且是这所大学的兼职教授,因此,我选择把办公室设在校园。请注意,那是2000年的事情,市场蓬勃发展。签订租约后不久,热潮便告结束,只剩下我一个人。虽然有点令人不快,但幸运的是,公司很有耐心,我们慢慢地成长着。

 

作为兼职教授,我多年来每隔一个学期教授一次射频芯片设计课程。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宝贵的经验,有如下几个原因。首先,要教授知识,您必须对它有极为深刻的领悟。其次,我的沟通技巧得到极大的改善,当与客户打交道时,这是非常有用的。最后,我录用了一些最棒的学生!

 

 

就射频收发器领域而言,什么让您感兴趣?

Tony Montalvo:第一是其影响力。如今每个人都与无线通信密切相关,如果我们能做些事情来改善人们的体验,那将是很容易看到的。第二,这是个日新月异的行业。比如,并不太久以前,语音还是手机的杀手锏应用,信号覆盖最多只能说是星星点点。现在,仅仅几年之后,您就能从口袋中的智能手机随时获取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知识。而且,这远不是终点。发展速度越来越快,乐趣就在于此。

 

作为工程师,您有过许多成功和失败的尝试。请与我们的读者分享一个实例。

Tony Montalvo:我一般能做出有效产品,但不能保证成功。有几款产品在技术上是成功的,但在商业上失败了。我认识到,最重要的事情是发现值得做出来的东西。一旦您发现了一个有价值的问题,好的工程师就能找到巧妙的解决方案。我会在博客中就此展开讨论。

 

 

您对于处理令人生畏的项目有何建议?

Tony Montalvo:不开始的话,永远无法完成。如果开始时不是令人生畏,说明您还不够努力。

 

 

您最近在读什么书?

Tony Montalvo:我刚刚读完Oliver Sacks的自传《在路上》(On the Move)。他是一位卓有成就的神经学家,热衷于把复杂的课题介绍给大众。例如,Robin Williams的电影《无语问苍天》就是改编自他的作品。我与他有共鸣的地方是他的早年岁月。他是一个漫游者,没有人生计划。他只做他感兴趣的事情,以及他觉得顺心如意的事情。我也有过这样的历程。

 

 

看完Tony Montalvo的经历,您想说点什么?欢迎跟帖发言。

同时,让我们期待神秘的“射频收发器系列博客”的第一篇文章吧~

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