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nence

【ADI 工程师博客】随时随刻保持学习,导师也一样

ternence 在 2018-5-15 建立的討論區

原文:https://ez.analog.com/blogs/engineeringmind/2018/01/15/when-mentors-learn

 

大多数时候,FIRST 对我来说充满乐趣,花些时间做志愿者,帮助打造未来一代的工程师,让当地社区青少年高中生的生活更美好。

 

但是,在一些特别的日子里,实际上我学到的比学生们还要多。而星期六,就是其中一个这样的日子。

 

提供指导时,我倾向于帮助那些最困难的学生。或许是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胆怯的自己,或许是通过帮助他们实现原本认为不可能的成就,我从中找到了快乐。无论是哪种情况,结果就是今年由我负责 CAD 设计团队,并在原型制作和设计流程中指导攀爬机器人子系统团队。我们团队目前正陷入困境。他们确切地知道需要为攀爬机器人做什么,这个概念是从去年的攀爬机器人那里继承来的,所以不需要进行太多的原型制作。而且,由于我们的机械装置有赖于能量块升降机团队的机械装置,他们完成后,我们才能开始组装,团队感到此刻没有产出。

 

这时候我通常可以说,给他们一些次要项目,万岁,每个人都感觉好多了,所有一切都如梦幻般美好。但这都是假的。我的职业生涯还不到 3 年,指导机器人团队的时间也差不多,因此我实际上在管理团队方面经验为零。我尝试带团队到本地工具店获取一些灵感,了解怎样确切地操作攀爬机器人那部分,真实情况下怎样根据不同的挂钩、安全钩、锁闩来抓登山梯。我尝试让他们都去 Google 搜索一些想法。我们观看了过去几年具有相近攀爬现场要素的视频。但我做的这些全都无法激发他们思考。毋庸置疑,到周六结束时,我们整个子系统团队都感觉游离在外、无所适从,甚至还有些垂头丧气。

 

我开始感觉非常糟糕。搭建期又过去了一天,我们的子系统团队几乎什么也没完成,除了“看!我在这里找到了去年的攀爬机器人!”和“我们再用 Velcro 把它粘到轴上吧。”即便是Juan也无法鼓励他们积极起来去做点什么。那天大家看起来积极投入的唯一一段时间是我们去机械商店帮助摄入团队完成原型制作时,因为他们需要超过四个帮手。为什么让他们对自己的系统感到兴奋这么难呢?在他们完全对团队失去兴趣前,他们还能挣扎多久?

 

指导我们这种 FRC 团队的好处是,通常能从其他导师那里获得大量知识,无论是你团队里还是全球各地的其他人。值得庆幸的是,我不必舍近求远。我决定去找 ADI 的工程师 Kevin,他带团队的经验丰富,包括管理 ADI 公司工程师团队,并且曾多年作为童子军负责人。

 

他向我解释道,当你和团队一起工作时,不管眼下的任务需要什么技能,团队成员通常可以归入四个象限,每个象限的人需要不同的指导方式,以助其尽可能成功。

 

自信、有能力——你可以分派任务给某个人,他能够独立完成,而且不用担心会犯太多错误,这个人可能就属于这个象限。这些人能首先埋头做事,他们有足够的自主性(和足够的知识),一旦解决了手头的问题,就会回到你身边。在我指导团队的多数时间里,我遇到过样的团队成员。他们可能是会议结束时仍然在家里解决机器人问题的孩子,或者是个决定写个程序来测试自己所写程序的程序员,因为他不想输入一堆随机的可能输入。事实上很少有人刚从学校出来或第一次加入团队就属于这个象限。

 

自信、缺乏能力——他们也是埋头就干!但是他们需要你给个地图和GPS。他们在开始前,也许需要一本教科书或其他资源来进一步学习,前提是他们知道自己缺乏哪方面的知识。如果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知识缺陷,他们就有可能因为向前冲得太快,然后直接冲下悬崖,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己需要地图。简而言之,这些人有自信投入,但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或者可能从错误的地方开始。他们需要一些指导来更新他们的知识,而一旦他们完成更新,你就可以放手了。

 

有能力、缺乏自信——老实说,我的职业生涯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当然也有我不知道的东西,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某个时刻,我意识到,我在讨论中的见解与我身边从业20年的工程师同样有效,这点很值得大声说出来。属于“有能力、缺乏自信”象限的人清楚地知道要做什么。但是他们太害怕投入去做了。我觉得大多数新工程师可能都会从这里开始。要让他们前进,你需要帮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优势,这样他们才能真正绽放。

 

缺乏能力、缺乏自信——这是多数新手所在的象限,包括很多领域的新工程师。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或是怎样开始,通常要么是了解不够、不知道到哪里寻求帮助,要么是太胆怯而不求助。与“有能力、缺乏自信”象限的人非常相似,他们很安静,即使房间里鸦雀无声,他们也极少试图在小组讨论中发表任何意见。让他们达到自主性需要的指导最多。这些人不是你分派任务就能自主完成的人。攀爬机器人子系统团队中有一半人是新队员,属于这个象限。

 

这是我的问题。我试图把这些学生当成“自信、有能力”象限的群体来指导,而事实上他们中大多数人既缺乏自信又没有足够的知识来完成自己的工作。Juan 或我的任何尝试自然都无法奏效!了解这些以后,今晚的会议我必须用不同的方式对待他们,才能让他们积极参与。

 

这种情形也正是为什么我要鼓励每个人都去尝试指导团队,无论他们是否具备技术能力。技术能力可以从机器人大赛之外获得。但是,这些领导软技能只能通过经验来获得。在机器人参赛团队中领导力试错,比在工作中要安全得多。再怎么说都不为过,有时我认为在团队中我比孩子们学到的更多。

結果